納米比亞私人保護區Onguma Private Game Reserve,位於埃托沙國家公園的東部邊界,同屬Etosha大草原的一環,佔地34,000公頃,不對外開放,僅營地住客可共享。這裡是許多食草與肉食動物、300多種鳥類的家園,並擁有以草原、灌木叢、旱谷與乾涸鹽沼為生態基礎。

Onguma Private Game Reserve擁有三十多種動物,草食動物常見各種羚羊、長頸鹿、斑馬等,肉食動物如獅子和獵豹經常可見,黑犀牛、花豹、鬣狗也於此定居,此外,Onguma號稱擁有納米比亞最大的白背禿鷲(white-backed vultures)繁殖地。

延伸閱讀
納米比亞|Safari先修班-動物圖鑑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我們參加兩次傍晚可兼賞日落的Sundowner Game Drive,預計傍晚五點出發、七點返回營地,第一天出發前一刻,雷鳴隆隆作響,閃電交加,說時遲,那時快,一陣怪風刮進營地,午茶桌的餐巾被吹得滿地散落,狂風暴雨傾洩而下。

畢竟二月是雨季,一路玩下來這麼多天,總算讓我們遇到下雨了,想起抵達納米比亞第一天,來機場接我們的租車公司Cliff說:「在納米比亞,能遇上雨天,對我們當地人來說才叫幸運。」直到五點二十左右雨勢漸緩,嚮導向同車的大家宣佈可以出發了。

雨後的草原,搖身一變宛如水鄉澤國,連車道上凹陷的車痕都成了長長的水道,同車的德國夫妻向嚮導發問:「下雨天動物會出來嗎?」嚮導說:「下大雨時動物會躲起來,但現在雨變小了,牠們可能會想出來走動,當然一切還是要看運氣。」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我們行車這區雨停了,遠方雲層堆積最厚處依舊下著滂沱大雨,狂暴雨勢將天地連成一道驚人的水幕。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Sundowner Game Drive首先遇上的動物,是納米比亞草原上很常見的珠雞,黑色羽毛帶白色斑點,粗壯的雞腿擅長快速奔跑,能跑也能飛。台灣也有人養珠雞,通常是在山上放養,不然牠們的叫聲太吵了,聽說也有人養來吃,但我沒吃過。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保護區邊界吃草的跳羚。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一溜煙竄入樹叢的胡狼,快到我來不及抓拍。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成群結隊的好朋友牛羚與斑馬。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道路旁探出頭來的長頸鹿。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我們這車有個共識,對賞鳥沒什麼興趣,所以嚮導看到鳥類幾乎都跳過,但灰頸鷺鴇是世界上體重最重的能飛行鳥類,這種世界之最還是要特別停下來介紹。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樹叢間的長頸鹿。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三隻母獅的背影。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站在車道旁盯著我們的兩隻長頸鹿。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黑面高角羚,只有在納米比亞和安哥拉才能看到,屬易危物種。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這畫面太美,正在飲用雨後車道積水的長頸鹿,下過雨後,整片大地都是你的水碗。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剛才看了三隻母獅,現在雄獅也出來了,一開始與我們保持一段距離。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之後便毫無顧忌地走在車道旁,懶得理我們。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最後走上車道,持續自顧自地走著,我們的車與牠保持好一段距離,緩緩跟在牠屁股後面前進,深怕打擾到牠而逃開。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最後鑽回他熟悉的樹叢間,與我們相視玩躲貓貓,誰當貓貓?牠就是大貓貓!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由於天候不佳,很明顯這天的Sundowner Game Drive沒辦法賞日落,但嚮導仍舊找了一片空地,擺放飲料和點心讓我們享用,天黑後回程的路上,又巧遇兩隻母獅。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第二天的Sundowner Game Drive是晴朗的好天氣,原以為能看到更多動物,出發的第一個小時,嚮導幾乎開遍整個保護區,出現的動物卻寥寥無幾,甚至嚮導還用無線電詢問營地內Game Drive其他嚮導,有沒有在哪個特定區域發現比較不一樣的動物,聽到的回報都是:「沒有,今天異常平靜。」「很奇怪,我們也幾乎找不到動物。」

兩個小時的Sundowner Game Drive,我們只遇見以下這些動物:一頭牛羚。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一隻疣豬。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兩隻長頸鹿。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一隻南非劍羚。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一隻黑面高角羚。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還有陸地爬的豹紋龜。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躲在遠方樹上的白背禿鷲。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名為Scrub Hare的野兔,僅分布於非洲南部。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這天發現的動物很少,但我們並不失望,能看見什麼動物本來就是運氣問題,給不給看是動物決定。

天氣倒是很賞臉,嚮導於日落前,來到一片空曠草原,讓我們坐在以樹幹打造的原始風木椅上吹風賞夕陽,這裡空曠到就算有獅子想從遠方樹叢衝出來,我們都來得及跑上車。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嚮導從保冰桶拿出紅酒、白酒、啤酒與無酒精飲料,擺滿桌讓大家自由取用,還有一盤點心搭配。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非洲的火紅日落,還是用長鏡頭拍最對味。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夕陽即將落入地平線,看到這個畫面又想唱獅子王的歌了:「阿~茲天呀~爸爸滴吉娃娃~」今天動物不多沒關係,反正其他時間已經看夠多了,把運氣用在成功賞日落也好開心!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日落後還能欣賞晚霞,大家一邊聊著離開Etosha的下一站要去哪,有人要前往另一個同在Etosha草原的高級營地,也有人要直接回首都Windhoek。

納米比亞埃托沙國家公園動物獵遊攝影-Etosha-National-Park-Onguma-Reserve-Safari

最後附上我們在Onguma Private Game Reserve拍攝的野生動物影片,一部分是Sundowner Game Drive的成果,另一部分是在我們的營地Onguma The Fort水坑前,慵懶邊吃邊喝拍攝的。

 

★更多內容請參考:納米比亞遊記目錄篇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