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ankuse Lodge & Wildlife Sanctuary位於首都Windheok郊區以東42公里,擁有3,200公頃的自然保護區,住宿和生態旅遊活動等收益,都為非營利組織Naankuse基金會帶來收入,該基金會於2003年起,致力於保護失去雙親、康復受傷的野生動物。

Naankuse Lodge & Wildlife Sanctuary聲名大噪的原因之一,是當年安潔莉娜裘莉懷孕,與布萊德彼特在納米比亞待產時,曾經來此度假,並資助幾百萬給Naankuse基金會。

Naankuse Lodge & Wildlife Sanctuary距國際機場Hosea Kutako International Airport(WDH)約半小時車程,此處是我們在納米比亞最後一個停留點,直接向Naankuse Lodge預訂機場來回接送,會比再次租車自駕往返划算。

我想從機場接送說起,這是一個不太愉快的起頭,當時我們從Etosha草原包機飛回國內機場,並依約定時間於定點等待,卻不見司機蹤影,空等20分鐘沒有任何消息,只好主動聯絡Naankuse Lodge,得到的答案是:「在路上了。」之後又等了20分鐘,司機才出現,太不守時了,Sunny哥問司機來的路上有遇到什麼狀況嗎?司機說沒有,既然如此,別人的時間不是時間?

抵達Naankuse Lodge & Wildlife Sanctuary的入口閘門,還要再往裡頭開十分鐘才能抵達Naankuse Lodge,沿途原野自然風光皆屬Naankuse私人範圍。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公共設施

Naankuse Lodge的主建築。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主建築入口處的沙發區,也是參加活動的集合地點。C/I和C/O要在一旁的小櫃檯辦理。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入口的角落有販售紀念品,各種繡上Naankuse的帽子、服飾、童裝,還有部分手工藝品與木雕,附帶一提,地上的貓是真的。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主建築絕大多數的空間都留給了餐廳,早午晚三餐皆在此享用。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戶外有一座公共泳池,我們沒有使用。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公共泳池旁有休閒吊椅。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Naankuse Lodge戶外區域有幾隻不怕人的疣豬四處走動,不會主動理人,畢竟只是野生動物不是寵物。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不建議太靠近疣豬喔,我們親眼見到有住客被攻擊。

原本疣豬媽媽帶著兩隻疣豬寶寶在主建築外的草地遊蕩,疣豬寶寶一度獨自走近年約五歲的住客小女孩身邊,小女孩也對疣豬寶寶好奇,伸手想摸疣豬寶寶,原本有一段距離的疣豬媽媽護子心切,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暴衝撞飛小女孩,力量之大,讓在場其他人都嚇到驚叫。

我心想:「獅子王演的都是真的,疣豬好擅長用撞的攻擊啊!」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套房小屋

Naankuse Lodge的套房小屋En-suite chalets共六間,緊鄰主建築排排站,醜話說在前頭Naankuse Lodge的房間超雷,且聽我娓娓道來,要是時光能倒轉,倒貼我十萬我都不要去住,我是認真的。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進入屋頂挑高的小屋,採無隔間設計,左半部是床、衣櫃和Mini bar,右半部是洗手台、淋浴區和廁所。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雙人床其實是以兩張單人床併在一起,我們並不介意這種併床方式,但Naankuse Lodge竟然使用很像露營那種臨時架起來的行軍床架?搖搖晃晃的很不穩,直接把床放在木板上還比較好。床墊更糟糕,不是太軟,而是整個被睡到四處塌陷、凹凸不平,不知道被蹂躪多少年沒有更換了?只要稍微移動或翻身,整張床的彈簧就會發出響亮的「嘰拐嘰拐」聲,沒想到更惡夢的恐怖故事還在後面……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晚上入睡不久,我就被癢醒,手癢腳也癢,一開始我沒多想,以為只是天氣太乾燥的乾癢,再次入睡不久又再度被癢醒,我掀開棉被一看,發現我的腿和手臂有一些腫起來的包,奇怪的是房間並沒有蚊子,何況我蓋著被子,蚊子也叮不到我的腿啊!那是跳蚤嗎?我曾經被跳蚤咬過,我知道被咬的包不是長這樣。

由於實在太累,還是得繼續睡,於是整晚就在不停被癢醒,不自覺抓抓抓之下度過一夜,天還沒全亮我就決定起床,因為癢到快抓狂了,幸好有帶以備不時之需的超強效止癢類固醇藥膏,擦完後狀況有稍微好一點,但還是很癢。

直到Sunny哥睡醒,看完我手腳上的包,他說:「你那張床不乾淨,這是床蝨咬的,但床蝨只會趁人睡著時出來,現在應該躲回去找不到了。」

故事還沒說完,自納米比亞返家,我照例把所有衣物都丟洗衣機再洗一遍,卻仍在自家每晚睡醒後,身上都會莫名其妙多一兩個被床蝨咬的新腫包,是的,床蝨跟著我們回來了!查詢資料發現,床蝨很容易跨國遷徙,牠們可以躲進遊客的行李和衣物內產卵被帶回家,於是我們家開始床蝨大作戰,試遍各種網路上查得到的方法,牠們卻仍持續繁殖壯大,一開始只是每天睡醒被咬一兩個包,到後來每天被咬四、五個包,整個腳都變紅豆冰了。

我們一度猶豫該不該直接把床墊丟掉,但床墊很貴而且蠻新的(我就是捨不得),最後終於下定決心,找搬家公司買搬家用的包床墊超厚塑膠套,把整個床墊封死,據說床蝨沒食物半年左右就會死光,打從包上的那天起,我們便再沒被叮咬,半年後解除封印,也再沒發生睡覺被叮咬了。

下面照片是於Naankuse Lodge睡醒後當場拍下的其中幾個腿上的包,有一個已經在我睡覺時無意間抓破了。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繼續說回房間,靠近門口的牆面,有一組開放式衣櫃和Mini bar,衣櫃裡有浴袍,不過我們沒使用。Mini bar有放電熱水壺、茶包、馬克杯、咖啡沖泡壺、咖啡粉、和兩瓶550ml的礦泉水。

房內飲水並非無限供應,只有兩瓶550ml免費,之後還有需求得自己走到主建築櫃檯購買,因為房內根本沒有提供電話,一瓶550ml的礦泉水約台幣60,強烈建議趁晚餐時段趕快先買好直到隔天早上需要的飲水,因為櫃檯並非24小時有人留守,晚餐時段結束後,主建築就熄燈上鎖求助無門啦!

我們就是水買不夠的人,那天晚上十點左右想再多買兩瓶,走回主建築才發現找不到任何人了。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小屋落地窗中央有一個化妝台,附電子保險箱和固定式吹風機,吹風機要一直按著才能吹,廉價旅舍才看得到的那種。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淋浴區無蓮蓬頭但有頭頂花灑,這區很多大螞蟻在爬不知道為什麼,藤籃裡的浴巾也很多螞蟻,使用前記得多抖幾下。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現在又要說另一個恐怖故事,冷氣就安裝在洗手檯上方,應該看得出來是很小噸數的冷氣,光目測就知道不夠吹涼整間房,而且房間有挑高,要涼就更難了。

納米比亞夏季白天三、四十度的天氣下,在房內比在室外還悶熱,向Lodge櫃檯反映,他們回答:「白天這樣這是正常的,現在是夏天本來就比較熱,晚上睡覺開冷氣就會涼了,你們可以等天黑再回房間。」是在說廢話嗎?這裡日夜溫差那麼大,夜晚氣溫驟降到十幾度,不用開冷氣都會涼。

聽完Lodge櫃檯一副你哪位啊幹麼大驚小怪的回答,我們只好坐在主建築餐廳外的階梯上玩手機,而一直到天黑前,餐廳外的階梯坐了滿滿的住客各自玩著手機,大家都是席地而坐,加上我們有四組住客,全館En-suite chalets也不過才六間而已,其他住客也表示因為房間裡太熱,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只能待在這兒,頓時覺得我們好像是付錢來當難民的。

這一切都不能用因為這裡是大自然來帶過,畢竟我們一路玩下來,也住了不少比Naankuse位置更荒郊野外的地方,沒有一個地方有這些問題啊!

不過比冷氣吹不涼更恐怖的事情是,我離開前突然想到是否因為濾網太髒,好奇搬椅子爬上去打開冷氣蓋一看,媽媽咪呀,我太驚嚇導致忘記拍照,整個濾網不只有厚厚的灰塵滿佈,還卡了不少死掉的小蟲子和小蟑螂!幹!太噁心了!這濾網是不是從開業以來都沒清過?嘔嘔嘔~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廁所是唯一有隔間的地方,裡面就一個簡陋馬桶。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餐飲

Naankuse Lodge的午餐採單點模式,不含在住宿費用裡,價格算合理,口味都不錯,但須提前訂位,菜單如下。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餐前麵包,很普通的餐包。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我吃A cut above N$145,有機劍羚肉排佐馬鈴薯沙拉。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Sunny哥吃Top of the class N$155,牛排佐炸馬鈴薯絲。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晚餐18:30開始,只供應三道式套餐,主菜可二選一,菜單如下。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用餐時天還沒全黑,餐廳落地窗沒關好留一個縫,狒狒一直偷開門跳上其他還沒人入座的桌子偷麵包吃,反覆幾回,終於被餐廳的人發現,將落地窗關好,之後狒狒持續過動,待在餐廳外不走交配起來。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前菜是炸蝦兩隻,炸蝦撥開裡面是草莓沙拉,很跳tone的口味搭配。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主菜二選一,我們都點牛排,牛排下方是炒蔬菜麵,上方疊著炸蔬菜,同樣是很特殊的口味搭配。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甜點是綠茶口味的帕夫洛娃蛋糕佐草莓優格冰,周邊圍繞酸甜的莓果醬,這道非常不合胃口,最後我們都沒吃完,整個套餐吃下來,唯一感想是午餐菜色正常多了。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隔天早餐08:30開始供應,採全自助式,餐檯上的食物如下:水果、起司、各種果醬、蜂蜜、奶油、白吐司。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兩種火腿片。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原味可頌麵包。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炒蛋、煎香腸、炒蘑菇。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綜合水果沙拉。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各種果汁。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鮮奶與穀麥片,鮮奶沒有保冰,我怕喝了烙賽不敢倒。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看完覺得早餐很空虛,最後只拿了炒蛋、可頌麵包和香腸兩根。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咖啡或茶由餐廳人員送上桌,我喝熱拿鐵咖啡。

納米比亞自助-NaAnKuse-Lodge-Wildlife-Sanctuary-Windhoek

 

★更多內容請參考:納米比亞遊記目錄篇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