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回:塞席爾|La Digue環島攻略+Anse Source D’Argent世界十大海灘第一名。我們從La Digue西南岸Anse Source D’Argent騎出L’Union Estate,回到岔路再一路往La Digue東南方三連灘的第一灘Grand Anse前行,這段騎車總長約3.8公里。

塞席爾-la-digue-map
途經一個很大型的上下坡,長長的上坡勢必下來牽車。我還記得摔車蠢斃的那一幕,當時一路騎得太順遂陶醉,正隨著耳機隨機播放的音樂大聲唱:「如果要讓我活,請給我快樂苦痛,我從不怕愛錯,就怕沒愛過……幹!」沒想到苦痛來得那麼快,看到大斜坡立刻帥氣的腳往後踢要下車,便重重的連同後座置物籃把車帶人踢倒還小滑壘,褲子膝蓋處破一個大洞,心想:「還好穿長褲,不然鐵定流好多血。」犧牲一些礦泉水沖傷口,Sunny哥問我還想去三連灘嗎?我說:「我比較擔心回去整條腿只有膝蓋被曬黑成一個洞的形狀很好笑。」這樣說就是當然要去囉!

下坡就好玩了,一路滑行飆速吹風,輾過不知多少成熟落滿地的爛芒果屍體,終於隱約聽見浪聲,幾輛腳踏車隨意靠在通往Grand Anse的沙路小徑,加上我們的算算不過九台,暗自竊喜大中午果然沒多少人會來。原本預計於Grand Anse唯一的餐廳Loutier Coco吃克里奧菜,再往後也沒有地方用餐了,Loutier Coco就位在大家停放腳踏車的地方,沒想到現場成了一片廢墟,僅剩殘破的建築支架,怎麼回事?門外招牌還在但餐廳不見了?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不管了,先往海邊走,海邊有座以鐵皮屋搭建的小店,我上前詢問:「請問你們是Loutier Coco嗎?」店員說:「Loutier Coco?它們去年遇上火災燒掉了,到現在都沒有重建。」什麼?燒毀?燒毀!!!網路上半點消息都沒有,我又餓又震驚!但我仍對午餐抱有一絲期望:「你們有賣吃的嗎?」店員:「沒有,我們只賣飲料,有汽水和啤酒。」我:「那我買兩罐汽水。」店員:「我們只剩最後一罐,其他都是啤酒。」什麼?一定要那麼鳥不生蛋嗎?我:「好吧…那請給我一罐汽水。」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我們討論是否要回剛才的西岸用餐再過來(沿途無餐廳),但會拖上不少時間,還得再次遇上大斜坡消耗體力,恐走不完三連灘。坐在簡陋的木造桌椅,欣賞浩大壯闊的Grand Anse,突然哪兒也不想去。看著老天賜我們這麼棒曬到皮膚會痛的好天氣,離開好可惜,難道真的要跟一般人一樣頂多只玩得起Anse Source D’Argent和Grand Anse?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我問Sunny哥:「你餓嗎?」他說:「還好耶,我早餐吃很多。」算一算我們總共還剩自備2L的水可以喝,單論水量還夠撐完三連灘來回,我說:「這罐我們一人喝一半,走完三連灘再回La Digue小市區吃東西你覺得可以嗎?不行我們還是回頭好了。」Sunny哥:「我現在真的不餓,你可以我就可以。」於是這天我們的午餐就是一人半罐Pepsi,一罐要價台幣六、七十的Pepsi,所以要來的人建議自備水和飲料啊!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Grand Anse之所以名為Grand就是它很大,由頭走到尾大概十分鐘跑不掉,第一眼就是震撼!松綠石般的透明海水洪濤翻湧,海天一色。中午來到Grand Anse是對的,下午漲潮後就沒有如此大片又細白如泥的沙灘可恣意奔跑,比起Anse Source D’Argent,這裡的人少多了,雙眼所及的人類都在小店乘涼休息,除了小店再也沒其他樹蔭遮蔽處。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Grand Anse設有禁止游泳告示牌,此處與印度洋正面接觸,浪潮洶湧,每一浪打來起碼都有一公尺以上,比人高的也不少,每一波白浪都伴隨如打雷轟隆隆的震撼聲響,充滿生命力。Grand Anse幾公尺外便是海溝,還有可怕的離岸流,離岸流會快速將人帶出外海、難以抗衡,事實上塞席爾每年因戲水而失蹤或溺斃的遊客都有一定數量,像我們一樣愛看海而非玩水的人反而能靜靜欣賞這片廣闊的無人海景。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岸邊的巨石紋路也與Anse Source D’Argent大不相同,拍攝起來活像水彩畫。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通往Petite Anse的路在沙灘後方的草叢設有指標,原來是叢林小徑。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走一段叢林小徑後來到一座伴隨巨石的內陸水潭,這畫面讓人有隨時會有恐龍跑出來的錯覺,其實《侏羅紀公園》也有來這個水潭取景吧!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沿路沒有指標,但我們就是知道怎麼走,畢竟路是人走出來了,沿著蜿蜒的小徑泥地走就對了,穿越叢林小徑除了樹叢大約與人齊高,不時會被樹枝打到頭、蜘蛛掛肩上,還有與小腿等高的雜草在腿上不停刮搔,本身體質較敏感,行前有特別注意這件事,所以穿著長褲以防被草刮到過敏。接著便是傳說中的「爬石頭」,陡峭的原始石坡我們盡可能小心攀爬,幸好沒下雨不然還真怕打滑。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即將抵達時,已可從樹叢間低矮的眺望整片Petite Anse,映入眼簾的是縮小版的Grand Anse。從Grand Anse走到Petite Anse我們花了13分鐘。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Petite Anse在三連灘中算是較平庸的,不過沙灘上散落的大石倒是錯落有致。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Petite Anse一樣有禁止游泳的告示,大浪與Grand Anse不相伯仲,竟然看到一個阿伯在玩水,不要想不開啊!突然一個大浪襲來,他轉身背對迎擊再轉頭朝海中走,天啊~嚇死我們了,阿伯整個背瞬間紅掉好像被打。這座沙灘除了我們只有另外兩位遊客,需要爬石頭山,又更少人願意來了。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我曾試圖爬上海岸左側的巨石,想來張俯拍海岸,但真的太高了上不去,看到網路上一堆專業俯拍的美圖到底怎麼拍的?好想知道啊!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從Petite Anse往Anse Cocos的路上沒有叢林小徑,直接開始爬石頭,而且比前一段陡峭濕滑,忽上忽下的走勢更有挑戰,野山石塊阻擋絕大多數遊客,許多人就算來到Grand Anse,頂多再爬到Petite Anse,真正前往Anse Cocos的人少之又少。行前即知這段路最難走也必須走最久,因此刻意搜尋到過Anse Cocos的遊記,無非是想了解究竟Anse Cocos有沒有前往的必要?行前我翻了數篇文章仍得不到解答,所以我還是決定要親自尋找答案。

這段石頭山按照很規律的腳步爬了22分鐘(我真的有計時),來到平地後終於看見Welcome to Anse Cocos的指標,那一刻的我已經有點撐不住了,就是一種低血糖的感覺,心悸、冒冷汗、頭昏眼花、頭痛欲裂、手抖,Sunny哥負責揹水,我的攝影後背包裝著兩公斤左右的攝影裝備,還有好多哩哩摳摳的雞絲,當時也不知道在死撐什麼,堅持不讓Sunny哥幫我揹,他一直說他狀況很好,但我就是覺得他在嘴硬。其實一部份的我很怕他昏倒,我們都知道對方只喝了半罐百事可樂當午餐,我昏倒他可能還救得了我,把我揹出去之類的,他昏倒我不敢想像,所以我寧可是我走不下去。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走到海邊看到一棵稍微能遮陽的木麻黃,我二話不說包包一丟直接坐下喘氣,石化了一陣我才有心情注意Anse Cocos,我們包場了,整個Anse Cocos都是我們的,站在無人煙的純淨海灘,內心又再一次被震撼,更強烈的震撼,幸好有堅持走到,這裡簡直是與世隔絕的人間仙境!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彎月型的海灣無論如何拍攝都難以容納其二分之一,海岸線明顯比前兩個更長,此照片角度的天空被多雲掩蓋,但現場欣賞仍無法掩蓋它的魅力,不知存在多少年的枯木橫臥在沙灘,增添荒島式的孤傲韻味。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碧海白沙襯藍天,沙子是三連灘中最細的,海浪也最溫柔,這裡擁有碧藍清澈的果凍海,更如無瑕美玉。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翻山越嶺都值得了,壓軸大戲果然不同凡響!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再次於豔陽下踩著細沙走到Anse Cocos盡頭又花了15分鐘,明明是海邊,走起來卻像沙漠,雙腳不停陷落沙中,頭頂著爆烈陽光,很口渴但我們都知道水不能一次喝光。走到底為的是最深處的天然泳池,淺灘處被數塊巨型花崗岩圍起,只留下前方一小塊空隙供海水流入,平靜無波的天然泳池相當隱蔽,簡直是人間仙境的鬼斧神工。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這裡是三連灘最後一個海灘的末端,再往前已沒有路,只能沿原路翻山返回。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試著以手機全景模式納入整個Anse Cocos,但同時難以拍出Anse Cocos之美的挫敗感瞬間湧上,好久沒這種念頭了,只好不負責的在此宣告,Anse Cocos的美,只有親身體驗才知道,前提是天氣要好,最好於下午兩點半以前抵達。

塞席爾-la-digue-環島-三連灘

翻回Grand Anse的路上手抖得有點誇張,又是一陣煎熬,身體很痛苦,心卻很滿足。如果這天早知Loutier Coco已不存在,提前在西岸一帶用餐或外帶食物來此野餐,我相信一切都能輕鬆以對,不必把三連灘想得難度太高。騎回La Digue小市區,我們立刻在第一間看到的雜貨店停下買餅乾、飲料,直接站在路上狂嗑,飲料咕嚕咕嚕灌入喉中我只有一個想法:「啊~送啦!」

飲料喝完一看手錶,發現離我們的回程船班還早,竟然比預計時間還早完成,我一時興起搭著Sunny哥的肩問:「欸,時間還很多,你想騎去北邊的Anse Severe看一下嗎?這樣除了需要一整天的Anse Marron就全制霸了!」Sunny哥用一種受驚的表情反問我:「妳過動嗎?蛤?而且你膝蓋都流血了!」他都開口了,只好搭提早一班船回去囉!

回到Raffles Praslin,Reception前來迎接的人得知我們這天去La Digue玩,告訴我們:「你們好幸運,今天Praslin從早上就開始下雨,一直到剛剛才停。」果真回到villa立即看到遠方山頭劃出一道彩虹,彩虹也是好兆頭吧!

塞席爾-raffles-praslin

 

◎更多內容請參考:目錄篇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