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前已知我們將前往坦尚尼亞看動物的朋友,十個有九個會出現一模一樣的對話。
友:「為什麼不是去肯亞?」
我:「因為坦尚尼亞更大更多。」
友:「是要去看動物大遷徙嗎?」
我:「是啊。」
友:「那要多拍一些動物過河被鱷魚吃的照片回來。」
我:「我那個時間去應該看不到耶!」
友:「蛤?動物大遷徙不就是看動物過河嗎?」

沒出現以上對話的,一種完全不知道坦尚尼亞在哪,一種是已經去玩過。

經過對話,我終於發現大部分人的盲點在哪了:
( x ) 1. 動物大遷徙=牛羚過河
( x ) 2. 動物大遷徙=肯亞才有

本篇文章將幫助大家打破迷思,並且分析坦尚尼亞與肯亞有何差異。

何謂「動物大遷徙」

collage● 地點:坦尚尼亞賽倫蓋提(Serengeti)與肯亞馬賽馬拉(Masai Mara)大草原
● 主角:牛羚(又稱角馬)、斑馬和瞪羚
● 原因:尋求水源和青草
● 時間:一年365天週而復始的遷徙
● 路線:在塞倫蓋提與馬賽馬拉大草原內順時針移動

有了以上五點概念,再參照旅行社給我的遷徙路徑圖,接下來將以時間軸為基礎統整講解。螢幕快照 2016-07-04 23.30.45

牛羚的遷徙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年復一年追逐水源與青草,順時針跋涉2500公里,一頭接一頭跟著前面牛羚留下的費洛蒙前進,是地球上僅存最大規模的陸生動物大遷徙。(以下數據參考:國家地理雜誌《大遷徙》一書)

● 每年12月到3月

為數甚巨的草食動物聚集在塞倫蓋提大草原南端,兩三週內將產出多達50萬頭的牛羚寶寶,但只有1/6的小牛羚能夠活過第一年。牠們出生幾分鐘後便能站立,得緊緊跟著牛羚媽媽移動,因為獵食動物最愛的目標正是病弱的成年牛羚和小牛羚。

同一時間,約20萬頭草原斑馬和35萬頭瞪羚將與其同行,先遣部隊是草原斑馬,牠們愛吃枯黃粗硬的葉尖,接著由主力牛羚啃食牠們所需的新生嫩草,被稱為「世界上最巨大的割草機」,食盡後還以糞便施肥,堅硬的土壤經蹄踏後草將再生,最後當瞪羚抵達時,草原又是一片綠意。

● 3-5月

牠們隨著水氣繼續前行,有水氣就有雨水,有雨水就有水源,有水源就會有青草。

● 5-6月初

雨季結束後,牛羚轉往塞倫蓋提西部走廊,此時正是一年一度的發情期,公牛羚間不斷為了建立地盤打鬥,母牛羚則在各個地盤間穿梭交配。

● 6月-7月

短短幾週草原將被啃食完畢,牛羚將迅速移往塞倫蓋提北部,欲直奔肯亞馬賽馬拉大草原,此時正是肯亞馬賽馬拉的雨季,那兒的水源與青草可確保牠們度過塞倫蓋提的乾季。

● 7月-8月

前往馬賽馬拉最大的挑戰是馬拉河(Mara River),馬拉河是廣義上坦尚尼亞與肯亞的交界處,馬拉河又有「非洲血河」之稱,除了湍急河水的挑戰,牛羚更是河中滿滿尼羅鱷的年度大餐。現實如此殘酷,卻是許多觀光客熱愛的大場面,因此這段歷程又有「天國之渡」的美稱,常被許多人誤解「動物大遷徙=過河」,事實上過河只是大遷徙的一小部分。

● 8月-10月

牛羚在馬賽馬拉不停啃食青草,可是馬賽馬拉只有賽倫蓋提1/10的面積,牛羚將青草啃食殆盡後,又將向南遷徙,重回塞倫蓋提大草原迎接11月坦尚尼亞的雨季。亦即是每年有約3/4時間的遷徙都是發生在坦尚尼亞,所以真正的動物大遷徙並不是只發生在肯亞。

動物大遷徙已列為「百大將消失的奇景」

以上內容在「正常情況下」才會發生,近年來因氣候變遷,許多情況都不再是必然,雨怎麼下更加難以預測,一切都亂了套,過去幾年便曾發生過動物以逆時針遷徙的詭異情況,也發生過牛羚九月才抵達馬賽馬拉,卻在九月底便遷回賽倫蓋提,總之,想在哪看到什麼,還是得碰碰運氣,要看天國之渡,更需要拼人品,就算選在機率最高的七、八月份前往,人家牛羚也不是天天都願意過河,加上我本來就沒有非要看動物過河不可的慾望,這也是為什麼我不執著在人擠人的七八月前往。

更令人擔憂消失大遷徙的因素是人為擴張耕地、放牧與盜獵,動物沒有GPS不會知道國家公園的保護邊界在哪,一旦越界便會被人為因素阻擋遷徙路線。此外,近年馬拉河的集水區遭大量砍伐,恐導致馬拉河乾涸,如果河流消失,科學家預測:牛羚族群將整個瓦解!

坦尚尼亞vs.肯亞

● 個人觀點

大眾對於肯亞這個國家比較熟悉,主要是它們很早就大力推廣觀光,加上許多經典電影的加持,自然聲名大噪。詢問過幾位同時去過肯亞與坦尚尼亞的朋友們,每位都說喜歡坦尚尼亞大於肯亞,加上一位我頗信任其品味的朋友從坦尚尼亞回來後讚不絕口,看動物這主題,想當然爾便以坦尚尼亞為主角。坦尚尼亞有四季酒店,自然也是吸引我的原因之一,事實上,四季未來還會再開兩間,也都在坦尚尼亞而非肯亞。

● 專家觀點

決定以坦尚尼亞為主軸後,我看了一本簡體書《到坦桑》意外和作者有了交流,作者是一位來自中國的「坦尚尼亞通」,曾是坦尚尼亞國家公園管理員,參與保護區規劃,目前是坦尚尼亞國家公園駐華代表。或許稍偏激些,他對肯亞馬賽馬拉斥之以鼻的意味相當濃厚,但不得不承認看完他的文章後,我也被洗腦了。

節錄他長居多年不推薦肯亞的觀點供大家參考:

1. 七八九月的大遷徙主要集中在肯尼亞馬賽馬拉這一邊,這個季節人多車多,再加上CCTV的紀錄片,不知道的都知道了,很多馬賽馬拉大眾酒店變成了中國城。

2. 兩者區別好比八達嶺長城和野長城的區別。馬賽馬拉商業化,賽倫蓋提原生態。不怕遊客成堆,只想泛泛看點野生動物,就去馬賽馬拉。有錢、有閒、有品味、熱愛野生動物、攝影發燒友,那就去賽倫蓋提。

3. 絕大部份人以為角馬(即牛羚)遷徙只發生在馬賽馬拉,實際上牠們每天都在遷徙,角馬一年有10個月待在賽倫蓋提,每年7-8月部分角馬(約40%)進入馬賽馬拉,動物過河的場面70~80%都發生在賽倫蓋提內。

4. 賽倫蓋提湖泊、河流縱橫,角馬過河不是只過一條馬拉河,場面壯觀的主要有兩條河,一條是Grumeti河,一條是馬拉河,Grumeti河100%在賽倫蓋提內,馬拉河有2/3段在賽倫蓋提內。角馬橫渡的場面是震撼人心的,但不是遊客輕易能見,若想看天國之渡,要麼有很好的運氣,要嘛有足夠的時間在河邊蹲一星期。旅行社的廣告自然描繪得精彩紛呈,可大家可以問問去過馬賽馬拉的朋友,有幾個人看到角馬過河?

5. 為什麼馬賽馬拉比賽倫蓋提更有名、遊客更多?因為肯亞經過大量的商業包裝,走大眾低端路線,馬賽馬拉大門沿線建立了數以千計的小旅館或帳篷營地,每年旺季,每天有一萬遊客湧入馬賽馬拉。動物見慣了人和車,無動於衷,基本喪失了野性,變得呆頭呆腦。馬賽人早不是原始淳樸的遊牧民族,成了賣劣質紀念品、伸手就要錢的小商販。而坦尚尼亞嚴格限製酒店數量和檔次,沒有讓旅行社做大規模地商業推廣,因為過多人為影響會破壞稀樹草原。因此,有品位、對非洲、對野生動物特別關注和執著的人才會知道賽倫蓋提,safari也是一個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

6. 坦尚尼亞政府更加重視動物保護,嚴格限製了公園內遊客人數,當然也離不開國際組織(包括UNESCO)對它的監督。坦尚尼亞國家公園創建之初就確定了一條宗旨,即不發展以破壞環境為代價的大眾旅遊。為了防止洶湧的人流進入塞倫蓋提破壞草原,坦尚尼亞當局關閉了馬賽馬拉和塞倫蓋提之間的通道,就是沙河大門,肯亞的遊客無法直接從馬賽馬拉進入塞倫蓋提,必須繞道阿魯沙或姆萬紮。

7. 塞倫蓋提面積是1.467萬平方公里,10倍於馬賽馬拉,馬賽馬拉面積小,1500平方公里左右,相當於北京昌平區的面積,但對於中國遊客更合適一些。中國人假期短暫,出來玩只求盡快看齊動物,而不太在乎是否精彩,所以更喜歡去馬賽馬拉。馬賽馬拉一年要湧入5萬中國遊客,中國遊客多的地方,情況不說也罷。塞倫蓋蒂中國遊客數量還不多。

● 優缺點比較表

我並沒有親身體驗過馬賽馬拉,沒去過硬要說人家壞話也不太好,乾脆做個表格比較吧!下表同時列出根據身邊強者朋友們同時經歷過後告訴我兩者間的優缺點,還在猶豫的人可以視自身情況多多衡量、選擇。

螢幕快照 2016-07-05 00.32.34

 

 

◎更多內容請參考:目錄篇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