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米布諾克盧福國家公園Namib-Naukluft National Park堪稱納米比亞最佳代表,範圍涵蓋納米布沙漠與Naukluft山脈,總面積49,768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沙漠,觀光客必遊景點包含45號沙丘Dune 45、死亡谷Deadvlei、大爸爸沙丘Big Daddy等。知名景區Sossusvlei是納米布沙漠心臟地帶,多數飯店營地皆集中於此。

我們的沙漠野奢營地Little Kuala含每日兩次活動,除了搭熱氣球其餘皆免費,戶外活動有Quad-Biking、Horse Riding Safari、Nature Drives、Scorpion Night Walks、Sundowner Tour、Visit Sesriem Canyon、Visit to Sossusvlei and DeadVlei、Walking Trails,必做活動是前往納米布國家公園的Visit to Sossusvlei and DeadVlei,其他活動隨意,我們也沒有每天兩次做好做滿。

出發前一晚,Little Kulala嚮導Mamsy向我們簡介這天行程:「進入國家公園後前往Big Daddy,攀上Big Daddy再從沙丘側面跑下去就是Deadvlei。」等等!這跟我想像中的行程大不同,我完全沒有爬Big Daddy的心理準備啊!

我問Mamsy:「行前我看一般觀光客都是先去爬Dune 45,接著再走沙漠平路進去Deadvlei。為什麼我們不爬Dune 45,而是爬Big Daddy呢?我在網路上查到一些資料,都說去爬Big Daddy的人一定瘋了,因為太高太大,真的要那麼累嗎?而且我想去Dune 45拍些照片。」

Mamsy大概不是第一次被問了,她説:「Dune 45現在已經太有名、太多人去爬了,沙丘上擠得跟都市一樣,如果你想拍攝Dune 45,我們會路過,可以稍作停留在山腳拍照,接著再去Big Daddy爬沙丘,你們不一定要登頂,半山腰有個地方可以從沙丘側面滑下去,谷底就是Deadvlei。」Little Kulala就是要跟別人不一樣,看來是想避開人潮,那就挑戰看看吧!(握拳)

下圖是Mamsy與我們前往沙漠的營地專車合影,笑容開朗的女漢子,有她在就覺得安心。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天亮前,我們與另一組住客搭上Mamsy專車,前進納米布諾克盧福國家公園Namib-Naukluft National Park,國家公園開放時間為每天日出後、日落前,入住Little Kulala有個值回票價的大優勢,住客不必前往半小時車程外很繞路的Sesriem入口、與其他遊客大排長龍等待日出後大門敞開,Little Kulala隸屬的私人保護區Kulala Wilderness Reserve內有專屬VIP私人通道,可直通納米布國家公園。

我們這天停留拍攝、沙漠健行與爬沙丘的定點如星號標示。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當我們抵達國家公園專屬入口,太陽都還沒露臉呢!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Sossusvlei地區納米布國家公園內的紅沙漠,不僅是「全世界最古老的沙漠」,也被譽為「全世界最美的沙漠」,因沙裡富含氧化鐵而呈赭紅,是納米比亞最具代表的景點。我們在奔馳不停歇的路上迎接日出,溫暖紅光灑落大地,為萬物染上赤朱丹彤,將沙丘燒成橘紅,還巧遇兩隻鴕鳥散步,多麼美好的一日之始。

我知道得趕在遊客蜂擁而至前抵達重要景點,不好任意停留,但Mamsy深知我心,從後照鏡發現我正提起相機猶豫是否該開口,便貼心暫停讓我拍照,並告訴我:「隨時想拍照就告訴我喔!」我感激Mamsy的體貼,但身後有另一組完全不拍照的住客同行,還真有些壓力,他們總呆坐車上,漠不關心沿途風景,每回停留拍照,內心總默默響起一段旋律:「約你你說不來,來了你又不嗨,大家開開心心出來玩,你卻埋頭吃飯…」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納米布國家公園內的沙丘大多是從Sesriem入口起算編碼命名,日出後我們駛過一座又一座沙丘,直到Mamsy再度停車,她說:「Dune 45最有名,但我個人最愛的是這座Dune 42。」仔細一看才恍然大悟,原來行前看到網路上部分自助遊客的照片,會誤把這座沙丘當作Dune 45來拍攝,原來有點像金字塔、沙脊卻有優美曲線的尖錐沙丘是Dune 42。

望著Dune 42,我完全理解Mamsy為何最愛它,甚至觀賞完Dune 45,我反過來告訴Mamsy:「我發現我也愛Dune 42更勝Dune 45,謝謝妳特地停留介紹。」Dune 42孤傲的矗立著,少了大批遊客攀爬的它不落俗套,恬靜而挺拔,近在咫尺卻又遙不可及,仰望是我唯一的視角。

日出時分是觀賞沙丘的最佳時刻,向陽處暖色艷橙,反之墨黑,光影強烈對比更顯脊部曲線優美。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緊接著,我們抵達國家公園內超高人氣的四十五號沙丘Dune 45,是國家公園內相對好攀爬的沙丘,同時也是納米布沙漠的搖滾區,明明我們走了VIP通道一早衝進園區,仍不敵園區內酒店與營地住客可於日出前摸黑攀登的優勢,沙丘下停車場已有多輛率先抵達,真難想像再晚一會兒、待多數遊客一一入園會是什麼光景?Mamsy説會「擠得像都市一樣」,總之我是信了。

相傳Dune 45距園區入口Sesriem 45公里而得名,另一說是園區為沙丘按順序編號,而它是第45座。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Dune 45常現身各大雜誌與攝影作品,每天日出日落時分是觀賞沙丘的最佳時間,斜角灑落的陽光將沙丘照得一面紅一面黑,向陽處如絲綢錦緞,對比沙丘脊強烈的刻畫曲線,後方只有深沉的闇黑。

看過《國家地理雜誌》以Dune 45作封面的人可能會想:「Janet是不是沒拍好?為什麼跟我看到的經典照片不一樣?不是長這樣吧?」老實說,當我看到Dune 45時,我也懷疑是不是被國家地理雜誌詐騙,事後考證發現一個鮮為人知的真相,該照片是由攝影師Marc Hoberman拍攝,攝影師曾自白,照片是1999年拍攝,重點是他後來被納米比亞總統找去抱怨,原來當年他搞錯了,他拍的根本不是Dune 45,而是附近另一座沙丘。

合理推測他拍的是Dune 42,但許多人將錯就錯,因事實已不可考,沙丘型態會隨時間而改變,1999年的沙丘與現在一定長得不一樣。其實是哪個沙丘並不是那麼重要,每座沙丘風格各異。大自然的魅力,在於它每分每秒都在改變,僅管Dune 45形成於500萬年前,但沙子不停流動、隨風吹拂,樣貌也隨之漸變,光一天內不同時刻陽光照射,也會呈現不同色澤。形不常在,色不常存,當下所見即是歷史,旅人只能親臨現場好好感受:「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爬沙丘可以很隨意,未必要登頂,無意間捕捉到遊客上坡不久,便決定「滑沙」下山。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兩顆標誌性的駱駝刺槐紮根於沙丘下,彤紅背景仿若奇幻天空。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遙望Dune 45沙丘登頂的人們,會發現人類如此渺小,登頂不是為了征服,而是展現敬畏,擁有對大自然的敬畏之心,世界才會在我們面前呈現無限生機。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最後我們駛進國家公園道路盡頭,壓軸大戲正要上場,如果你已被紅沙漠收服,那麼Deadvlei死亡谷更叫人歎為觀止。Mamsy指著前方最高的沙丘,說是大爸爸Big Daddy,又指著後方一座沙丘,說是大媽媽Big Mama,但他們離婚了,因為中間相隔一條大路,也就是我們所在的停車場,遊客來此無一不是為了前往被Big Daddy圍繞的死亡谷Deadvlei朝聖。

“Let’s rock ‘n’ roll.” 是Mamsy的口頭禪,她率先跳下車,發給大家充足的飲水,不厭其煩交代注意事項,並約好十點前回到停車場集合,看看時間,我們有兩個小時,我告訴Mamsy:「是死亡谷召喚我來納米比亞的,我的夢想就快實現了!」Mamsy也替我開心:「妳一定能拍到許多好照片!」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Mamsy簡單解釋兩種前進死亡谷的方式,請參照下圖解說:
1. 從停車場沿平緩沙漠步行1km,約半小時可達。
2. 爬Big Daddy沙丘約半小時可見死亡谷,再順著沙丘背坡跑下去。

Mamsy建議去程爬沙丘,回程再走平緩沙漠,雖然我內心深處對攀登Big Daddy興趣缺缺,但都來沙漠了,就是要爬個沙丘才過癮,於是內心的抖M戰勝自己,拎鄒罵跟你拼了!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我們遙望遠方的Big Daddy沙丘尖頂瞠目結舌,它是Sossusvlei地區最高的沙丘,高達325公尺,登頂快則兩小時,慢則三小時,聽起來好像沒有很久?但這裡是高溫四十幾度的沙漠啊!火輪高吐,瘋了才去登頂,因此也有人稱它Crazy Dune,當然,我才沒有要登頂,意思意思爬一下就好,我要保留體力給死亡谷。

附帶一提,整個納米布沙漠最高沙丘是Dune 7,高達388公尺,是全世界最高的沙丘。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出發囉!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Big Daddy高度「只有」325m,但爬沙丘絕不比登山輕鬆,沙子阻力大,前進一步便下滑半步,腳還得從陷入的沙裡提起,每踏一步都覺得沉重,當大風吹來捲起沙塵,只好暫停片刻閉眼閉口,爬沙丘比我想像中耗費體力。

一步一腳印,再次回首已在山腰,遠遠甩在後方的停車場,每輛大車都變得比模型車還迷你。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沙丘是神秘的哲學家,於沙丘下仰望,它不過是一塊囫圇風景,直到置身高處,風景才一一拆解成具象,看似一覽無遺,卻誰也猜不透它,一路走來景色變幻莫測,回來才發現自己只顧著專注攀爬Big Daddy,兩個人喘得無力對話,照片也拍不了幾張,錄影是什麼?我熱昏頭完全忘了包包裡的它。

在豔陽直曬、毫無遮蔽、高溫40度以上的炙熱沙丘攀爬,臉燙得像火燒,全身水分以各種形式快速蒸發,防曬做得再周全的我,也逃不了被曬傷的命運,可是每往上幾步,眼前的風景卻又讓我覺得痛苦也值得。沒人會因為痛苦本身而喜歡痛苦,而是有時非得以痛苦來獲得某些巨大快樂。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我在Big Daddy思考人生,你可曾想過:「汲汲營營追求快樂的人,可能並不快樂?」

假設成功的通俗定義是通往快樂的道路,於是人們追尋高薪工作、完美伴侶、漂亮住宅,好膚淺不是嗎?有這些難道就滿足了嗎?有錢就沒煩惱了嗎?那只是表象,因為慾望無窮,高薪工作未必是熱情所在,完美伴侶哪天送你個大爆點,漂亮住宅誰知房貸有多高?不然就不會那麼多有錢人都需要靠精神科藥物度日、定期做心理諮商,然後再整天裝沒事光鮮亮麗出現在大家面前。

當慾望不滿足、與理想有差距,我們陷入挫折、痛苦,歲歲年年我總唱著:「下一站是不是天堂,就算失望不能絕望。」但也只有痛苦,才會顯得快樂如此珍貴,我期許內心得到平靜,尋求舒服自在,找到歸屬感。如果在合理的範圍內追求慾望,不要太逼死自己,那叫什麼?大概就像部落格的大標題「做自己」,無論挫折失望或幸福美好,人生都能有個值得讓自己緊緊握在手中的核心價值,帶領我走向應許之地,那個尚未崩壞的地方。

烈日下攀爬沙丘,每前進一步,身體的痛苦又多一分,然而,每前進一步,我的快樂也大一分,因為我知道,再過不久,我就能見到Deadvlei!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站在高處俯視死亡谷又是一陣感動,上到這兒花了半小時,下沙丘可以用跑的、用滑的、用滾的,我們有計時,狂奔下沙丘只要20秒,爽快至極!別因背坡陡峭而害怕,每步踩踏腳依舊深陷沙中,絕對跌不倒,更不會摔個狗吃屎,衝吧!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圍繞死亡谷的Big Daddy已存在八千萬年,比撒哈拉沙漠、塔克拉瑪干沙漠還長遠得多,含鐵量高的沙子越紅代表氧化時間越長,陽光照射下呈現橙紅鏽色。在死亡谷內以大爸爸沙丘為背景拍攝,不同角度、不同光線,拍出來的沙色也大不相同。

Deadvlei意指「乾涸的沼澤」,是一塊白色鹽沼盆地,曾屹立許多駱駝刺槐,Tsauchab River特薩查布河曾流經此地,約1000年前因沙丘位移阻斷河流,樹根失去水分便逐漸死亡,毒辣陽光將樹幹烤至焦黑,加上長時間風化,因乾枯到極點而矽化。之所以屹立不倒,是因為Big Daddy環繞四周阻隔強風,讓它們逃過一劫,成了900年歷史的古樹墓地。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這片不毛之地,好像不存在於地球的超現實電玩場景,於是我找到關於死亡谷的一則神話:「兩個天神在此激戰,其中一方滅了另一方,詛咒這塊地從此失去生機、樹木乾枯,並以高聳的沙丘將死亡谷層層環繞。」被囚禁一千年的死亡谷,寂靜而孤獨,詩意且壯美,它的美超越生與死,震撼到幾乎要讓人膜拜。

從高處遠望,我以為谷底是整片白色堅硬黏土,踏足後蹲下細看,才知地面是一塊塊不規則卻又亂中有序的結實龜裂,那是水流與生命曾在此萌發的證明。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我愛死亡谷的遺世獨立,是它召喚我來的。

「現在我來了,你想告訴我什麼呢?」

我緩慢貪婪地細細欣賞每一棵駱駝刺槐,還有那些焦黑堅硬的樹紋,恨不得將它們一一拍進記憶卡,在這裡我依舊只能仰望,仰望這些千姿百態的高聳雕塑,我愛它們的倔強,樹死木不朽,化瞬間為永恆,每秒都活著,每秒都死去,死亡谷是樹木界的木乃伊,你看我好像活著,但我的靈魂早已遠離,好厭世的地方,怪不得會被它深深吸引,此時此刻,我彷彿與死亡谷合而為一。

奇怪的是,沉浸超現實幻境的我,靈魂卻被塞得滿滿的很澎湃,我想起十幾歲的自己很愛一句話:「每天都是剩餘生命的第一天。」一旦這麼想,無論想做什麼都覺得永遠不嫌遲,讓常常被擊敗的我,遍體鱗傷跪著爬著走著也好好的活到今天。而在這裡,我想到的是:「如果把每天都當成生命最後一天來活,我想做些什麼?」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昂然挺立的沙漠枯枝,彷彿正訴說它的璀璨過往。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失落之地的蒼涼壯美,與鮮豔得好不真實的紅沙丘及大藍天形成強烈對比。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光禿禿古木恣意舒展枝椏,猶如舞者。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有人説納米比亞是最不像地球的國度,在我眼中,死亡谷比外星球還有魔力。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沒有什麼完美人生,卻讓我在這塊殘酷貧壤見到完美風景。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逆光的刺槐,靜靜的不吶喊不嘶吼,將生命枯竭表現得淋漓盡致。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宛如徒步火星,神秘而美妙。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當初就是看了類似這張構圖的照片,而被深深吸引。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走到死亡谷盡頭,我看見另一種傲然寂寥,死亡谷地最末端的枯木,連想走那麼遠來拍它的遊客都沒有,只有我欣賞,還有誰比它更孤獨?我愛它的低調,儘管它根本懶得理我。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時間差不多該回去集合了,赫然發現剛才顧著到處拍照,一口水都沒喝,一灌就是半瓶。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我曾於《納米比亞前言》説過,我要去納米比亞追尋時間無涯那片荒原的一線生機,挖掘靈魂深處的悸動喜悅。現在我來了,我看了,我得依依不捨離開了,千萬年的鬼斧神工將永遠刻印在我心底,我不會說自己在歷史洪荒中顯得微不足道,相反的,離開後我更有力量了,若將萬古看作晝夜,襟懷自然海闊天高。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回程我們不爬沙丘,走起伏較平緩的廣闊沙漠,還得徒步半小時才能抵達停車場。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此時沙漠氣溫飆至45度以上,我們只能拼命用意志力邁出步伐。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終於又見到停車場整排車,真想大喊:「Mamsy救我!」一上車立刻狂灌冰水。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離開前先上洗手間,一出廁所就看見一隻劍羚從我眼前經過,連手都忘了洗,立刻衝上前拍照。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開回Little Kulala的路上,又遇到兩隻劍羚,收穫滿滿的行程以欣賞動物作結,再幸福不過了!

納米比亞納米布沙漠國家公園45號沙丘死亡谷大爸爸-Sossusvlei-dune45-deadvlei-namib-naukluft

 

★更多內容請參考:納米比亞遊記目錄篇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