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納米比亞Damaraland達馬拉蘭落腳Mowani Mountain Camp,營地提供三種自費活動,由專業嚮導帶領:

● Elephant Drives ,每人N$730,尋找沙漠大象。
● Twyfelfontein Excursion,每人N$415,造訪世界文化遺產頹廢方丹與周邊景點。
● Nature Walks,每人N$160,營地周邊徒步健行。

Damaraland卻不造訪Twyfelfontein頹廢方丹等於你沒來過,想都不用想,一定要預約參加Twyfelfontein Excursion!再查看旅遊資訊,發現沙漠大象通常5-10月乾季會在Damaraland出沒,詢問當地旅行社實際情況,旅行社說得實在:「你們是二月去,在那一帶見到沙漠大象的機率不高,建議可以省略。」最後我們只報名Twyfelfontein Excursion,沒想到卻在活動回程,意外遇上一群沙漠大象,連嚮導都直呼我們太幸運!

我們的嚮導Willy,是Mowani Mountain Camp相當資深、頗受好評的嚮導,此行由他帶領我們造訪僅20分鐘車程的Twyfelfontein頹廢方丹、周邊景點Burnt Mountain燒山與Organ Pipes管風琴石,以及意外撞見的Desert Elephant沙漠大象。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住宿-Damaraland-Mowani-Mountain-Camp

 

頹廢方丹 Twyfelfontein

頹廢方丹?有多廢?它是來自南非語Twyfelfontein

1946年,南非農夫一家定居於此,蓋了間農舍拓荒牧羊,因不確定是否擁有足夠的水源供其開墾,而將此地命名為Twyfelfontein,意指Uncertain Spring,中文譯為頹廢方丹或特威菲爾泉,現官方名稱為ǀUi-ǁAis,意指Jumping Waterhole。

頹廢方丹是納米比亞第一個世界文化遺產,也是非洲最大範圍的原始岩畫遺跡之一,1921年被德國地理學家兼探險家Reinhard Maak發現,至今已被找到兩千多幅岩畫,2007年UNESCO將其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這些古老岩畫多分散於崩塌的山谷中,面積非常廣大,一般遊客只能略窺一二。

頹廢方丹開放時間為每日08:00-17:00,建議一早或傍晚前往,尤其夏季沙漠白天非常熱,沿途沒有遮蔭。入口處的Twyfelfontein Visitors’ Centre,有洗手間、歷史照片展示與小型紀念品店,除了在曠野大自然就地解決,第一次上這麼原始的廁所就獻給這裡了,這裡的廁所有門有鎖,進去後地上有個坑洞,下面是水溝,古早時代的「茅坑」是不是就長這樣呢?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景區內有四條路線可以走,其中The Lion Man Route與Dancing Kudu兩條必須由嚮導陪同,不可擅自闖入,我們的營地嚮導Willy,於遊客中心將我們託付給Twyfelfontein的專業嚮導,因為要走最知名的路線The Lion Man Route,我們即將前往照片盡頭那座岩石山裡爬上爬下,預計40分鐘完成。

天氣極好,氣溫也不是蓋的,光靜止不動在太陽下曝曬,汗已經用噴的了,嚮導健步如飛,頓時覺得自己像弱雞,在岩壁間攀爬有時還需手腳並用,嚮導動作超敏捷,大家一定要戴帽子或太陽眼鏡、擦防曬、穿好走的包鞋。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沒想到這裡有馬,好瘦喔是野生的嗎?棕紅色富光澤的馬毛,意外融入背景山崖中。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上面提到為Twyfelfontein命名的南非農夫,二十幾年後因開墾不利放棄此地,農舍成了頹廢方丹景區的遺跡之一,現只剩斷壁殘垣。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徒步赭紅大石間,終於遇見第一幅史前岩畫,嚮導開始淘淘不絕說故事。

「這裡的砂岩層已存在約1.8億年,當它從山坡斷裂崩塌時,會呈現幾乎幾近平坦的表面,成為雕刻作畫的理想選擇,最早是由狩獵採集原住民族桑人San,又稱布須曼人Bushman,他們於六千年前石器時代開始居住,並雕刻岩畫(Rock Paintings & Engravings)。」

「這些岩畫與布須曼人的信仰息息相關,他們崇拜很多大自然的神,星星、月亮、雨神、動物神,他們沒有文字,只能靠口耳相傳一代傳一代,唯一實體記載便是岩畫,他們在洞穴和岩石上刻畫,畫他們最熟悉的生活,多為狩獵情景與他們所見的動物,據考證,這些岩畫並沒有使用任何金屬工具製作,有些岩畫的歷史甚至可溯往至西元前一萬年。」

「大部分岩畫多雕刻於兩千多年前,後來Damara人來佔據此處,迫使布須曼人遷移,現已無布須曼人定居於此,也因Damara人的佔領,此區才會被稱為達馬拉人之地:Damaraland。」

我們第一幅遇上的岩畫,有幾個清楚的同心圓,據悉為當時泉源所在,找到水源的人在此刻下位置,留線索給之後來尋求水源者,至於水源的實際位置怎麼查?不知道,很多資訊目前考古學家還未能解讀。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垂直於地面的石塊,有象徵水源的同心圓,最上方有人類腳印,腳印下有犀牛,右上角與左下角有長頸鹿。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這幅最明顯的是上方犀牛與大隻長頸鹿,長頸鹿左右各有一個人類腳印,尾巴後方有隻鴕鳥。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這幅有羚羊、犀牛、長頸鹿、鴕鳥、角馬,嚮導要我們猜猜最左邊和最右邊分別是什麼動物?最右邊那根香蕉,怎麼看都像我們前幾天在十字岬看的海狗啊!對,就是海狗!那最左邊呢?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最左邊我把它放大,有人猜鳥,嚮導說不是,我看它肚子胖胖嘴巴尖尖,靈光乍現:「企鵝!」

嚮導會心一笑說我答對了,換我好奇了:「這裡是沙漠,以前曾經有企鵝嗎?還有剛剛那個海狗又怎麼說呢?」嚮導說:「這裡沒有企鵝,但這裡百公里外的海岸曾經有企鵝,海狗現在都還有,這也代表布須曼人曾經到過遙遠的海岸探索,將他們所見所聞刻畫上來。」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攀爬沿途,隨處可見頑強生長於岩石間的白色像草帶刺植物,那是納米比亞原生植物Euphorbia Damarana,又叫Damara Milk Bush,它的汁液有毒不要手賤亂摸,對了,我覺得山崖右側那塊長型大石,很像長大的格魯特側面,I’m Groot,老人家來就會說那是青蛙石之類的。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在岩石間走動,幾乎沒有像樣點的步道,一切都很原始,我們好愛這種氛圍,來舉個例子,下圖是我們站在某塊小平面,要走向前方那座鐵梯,中間完全沒有路,只能手腳並用爬石頭過去,難怪規定要有嚮導帶,自己來根本不知道岩畫在哪,更不知道怎麼順利在石頭間穿來穿去。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有些岩畫太高會架人工鐵梯方便觀賞,有些沒有只能看個大概,知道有長頸鹿和犀牛。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孤傲的乾枯刺槐。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我現在變老人了,我覺得這顆大石好像老鷹頭,蠻有特色的。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這裡是The Lion Man Route最高潮,也是整個Twyfelfontein最知名的岩畫:Lion Man!獅人!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Lion Man問:「我是誰?」

畫裡只有一隻特別大的獅子而已啦!其他多是羚羊,還有大象、鴕鳥、犀牛和長頸鹿。

Lion Man為什麼叫Lion Man呢?真正的獅子只有四根爪子,但這裡的獅子有五指,像人腳,獅子尾巴鬃毛也像人腳,這與布須曼人的信仰有關。一開始嚮導有說,布須曼人崇拜很多大自然的神,如星星、月亮、動物等,在他們口耳相傳留下傳說中,有一個最高等級的神,他是第一個存在的人類,也是創世者,他可以隨意變形成動物欺騙別人。這隻Lion Man畫的,很可能就是展現由人型轉變成動物的過程。

另外,頹廢方丹某處還有一隻有名的長頸鹿,被稱為Giraffe Man,那隻長頸鹿頭上畫了五隻角,就像人腳有五根腳趾頭,展現人類轉變為長頸鹿的過程,同樣與布須曼人信仰相關。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燒山 Burnt Mountain

Burnt Mountain燒山,是8千萬年前熔岩流出凝固,經熱與壓縮變質而成。名稱源於清晨與傍晚陽光照耀時,整座山會閃耀紅色混合棕色與紫色,彷彿整座山都燒起來了,然而其他時間,它只是很普通的黑色,就像灰燼。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傳說閃耀紅色紫色的成分,是火山熔岩中的錳黏土,嚮導Willy隨手撿起一塊石頭,在另一塊石頭上刮阿刮,果真刮出鮮豔紅色粉末。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可是實際現場是黑色的,無法想像清晨與傍晚會有多閃耀,只是剛好去頹廢方丹,順便來附近的看一下,我們都覺得超雞肋,不順路的話不必特地跑來看喔!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管風琴石 Organ Pipes

Organ Pipes管風琴石位於Burnt Mountain燒山附近的小型峽谷內,同樣是頹廢方丹周邊順路行程,這條長約100公尺的的玄武岩柱群,因外型像管風琴而得名。

此處約於1.5億年前形成,火山熔岩侵入岩層,1.25億年前,岡瓦納大陸分離成非洲和南美洲,於是垂直柱狀玄武岩被推至地表、上升拱起,經過長時間曝曬與風化成形,從高處看其實看不太出來像管風琴。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走進谷地就比較有感覺了,我告訴Sunny哥:「我想起北愛爾蘭的巨人堤道(Giant’s Causeway)。」Sunny哥說:「這澎湖就可以看了啊!」我:「這樣一聽又覺得好雞肋!」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走來走去,總算找到比較有規模、外型完整、最像管風琴的石柱群,其他地方真的還好而已,跟燒山一樣,不順路的話不必特地跑來看喔!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沙漠大象 Desert Elephant

原來大象也能在沙漠生存?超!想!看!

說到Damaraland的沙漠大象,我對牠們的高度興趣並不亞於頹廢方丹,行前詢問當地旅行社二月是否有機會見到,被潑了點冷水,到了Mowani Mountain Camp,我依舊不死心,詢問嚮導Willy看見沙漠大象的機率,Willy說:「牠們這個季節會去更北邊尋找水源,通常不在這裡,你如果想看,下次可以安排五月到十月之間來玩,見到的機率高很多,我們這邊好一陣子沒追蹤到大象了。」歪腰,又被潑一大桶冷水。

從頹廢方丹回營地的路上,不過短短二十分鐘車程,卻讓我們巧遇一群隱於樹叢間的沙漠大象,多虧Willy眼尖,Willy說我們運氣超級好,生命處處是驚奇!我要哭了啦!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沙漠大象和一般非洲草原的大象有什麼不同呢?沙漠大象聽起來很矛盾,大象生存明明需要足夠的食物和水,全世界只有兩個地方有沙漠大象,一個在納米比亞Damaraland與更北方的Kaokoland地區 ,另一個在北非馬利。

沙漠大象是否為新物種曾引發爭論,但DNA證明納米比亞沙漠大象和非洲草原大象是相同的,只是更具適應性,例如,沙漠大象知道如何防止體溫過熱,懂得傳承知識給下一代,牠們還記得活動範圍的水資源與食物位置,並挖掘水坑。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沙漠大象會長途跋涉尋找食物和水,因此象腿相對較細,有一說是沙漠大象的腳更大,其實只是狹窄的腿引發的錯覺。較小體型意味著牠們吃得少也喝得少,牠們每3-4天才喝一次水,稍長的象鼻讓牠們可挖進沙裡尋找地下水。

有一些沙漠大象家庭會在超過70公里距離的Hoarusib河與Hoanib河之間來回遷徙,不停飲用和食用幾天,趁夜間溫度較低時,再長途跋涉穿過貧瘠的礫石平原。也有成年沙漠公象,從西部Skeleton Coast Park骷髏海岸公園花了數月,走到東部Etosha National Park埃托沙國家公園,而沙漠母象群則較可預測,牠們傾向停留在短暫的河流附近,較易獲取水和食物。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我特別注意有隻大象好像被排擠,離象群有點距離,獨自站在原地發呆,其他大象都在拼命吃,我問Willy:「牠怎麼遠離象群一動也不動?」Willy說:「看得出來牠很老了,可能老到牙齒無法再咀嚼,最後會餓死,而且大象很聰明,自己知道沒體力跟上群體速度一起尋找水源和覓食,也不想拖累大家,牠會逐漸遠離象群,直到最後孤獨死去。」聽完突然有種無以名狀的悲傷,儘管這是萬物循環的法則,方才見到生命的喜悅還未退去,便要眼睜睜看著一個生命邁向凋零。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見我們拍夠了,Willy才發動車子,一旁樹叢突然竄出一隻母象與小象,Willy連忙熄火,小象躲在母象身旁,怯生生看著我們,是引擎聲嚇動到小象了嗎?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母象見我們沒動靜,或許看出我們眼中並無惡意,便自顧自吃起葉子,Sunny哥趁機請我幫他拍合照。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母象帶小象慢慢移回可遮陽的樹叢下,小象也開始吃東西。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我快被小象可愛昏了,小聲問Willy:「你猜象寶寶年紀多大呢?」Willy說:「我猜兩個月。」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再不回去就要日落了,我在心裡默唸:「掰掰,這天最美的意外,掰掰,象寶寶,願你平安快樂長大,不要遇到壞人。」人類有多可怕?納米比亞曾有超過三千頭沙漠大象,後因盜獵頻繁,大幅減少牠們的數量,目前納米比亞沙漠大象僅剩六百頭,然而盜獵者從來沒少過,沙漠大象急需受到保護。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回程路上,Willy突然停車,下車用袋子撿起路旁一坨不知名深色物體,邊撿邊告訴我們:「這是大象糞便,有同事請我路上看到幫他撿一塊回去。」我問:「大象糞便可以做什麼?」Willy一臉正經:「可以治病。」我大驚:「真的?」Willy又說:「可以當止痛藥。」喔?不知道實際效果如何?事後Google發現,大象糞便還有很多其他用途喔!

回程見到遙遠的一對鴕鳥。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以屁股示人的狒狒。

納米比亞遊記自助旅遊頹廢方丹沙漠大象-Damaraland-Twyfelfontein

最後附上我們在Damaraland地區拍攝的精華影片,包含Mowani Mountain Camp、頹廢方丹、燒山、管風琴石與沙漠大象,建議以高畫質1080p或4k觀賞。

 

★更多內容請參考:納米比亞遊記目錄篇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