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在台北民生東路有間國際連鎖餐廳─Trader Vic’s(偉客商人),從某年發現後便偶爾造訪,可惜已於2011年結束代理,Trader Vic’s是間南太平洋風味異國料理的美式餐廳,至今我仍分不清究竟我們愛的是它的餐點還是裝潢和氣氛?沒錯,無論是壁畫還是木雕擺設,都是台灣罕有的大溪地風格。

想當年啊,老公就是選在這兒求婚的,但其實我們是在MSN上頗理性討論職涯歸畫時談好要結婚,只是女孩子總有希望被遞上戒指的小幻想,於是某個晚上,在Trader Vic’s靠落地窗的角落沙發前,他一邊唱著歌一邊走向我,遞上一枚戒指,說了很多另人落淚的話,其中一段他是這樣說的:「以我現在的能力給不了你豪華婚禮,也去不起大溪地蜜月(狹義來說是指那兒的BoraBora),還只能送這個米粒小的鑽戒,但接下來的日子我會更努力,我最大的夢想是讓妳能無憂無慮的過生活,總有一天我們會一起去大溪地,總有一天我會再補你一顆大點的戒指,謝謝你那麼看好我,不惜放棄可能更好的生活堅持和我在一起……」

我當時根本就不在意戒指大小,甚至覺得他買的已經超出我想像了,因此也從沒把他說的話放在心上。有喜歡的東西我會自己去買,例如線戒,倒是鑽戒阿,我還真沒想過要換顆新的,也捨不得換,不想換掉那份感動與真心。

上面鋪梗那麼久,其實是要說這個:

沙灘婚禮當天早上,我被小浪花拍在水上屋的水流聲喚醒,醒來時老公在床邊笑咪咪的看著我,在我尚未完全清醒前,亮出一枚閃閃的東西,嗯,是我昨天洗完澡忘了戴回去嗎?不對,我根本戒不離手,這顆好像不太一樣而且比較大!我從床上彈坐起來,他立刻緊緊擁著我說:「老婆,我們今天再結一次婚!這次是像樣的戒指了!」哪有什麼像不像樣,就算沒有鑽石,只要是你送的,都像樣得完美阿!

nEO_IMG_IMG_20140714_072822

照片是婚禮結束後手搭在捧花上以手機拍的,也是唯一一張,原本計畫戴舊戒指,因此也忘了請攝影師Helene來張特寫紀念。最後,謝謝你,謝謝你一直都記得這些連我都快忘了的最小的事 🙂

 

◎更多內容請參考:目錄篇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