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指甲荒廢程度簡直可以用年來算了,從以前會做水晶指甲到一般的指甲彩繪,( 可以參考N年前這篇 【美甲】水晶指甲咬甲矯正一年 )  到懷孕開始就是非常的素,什麼都沒擦的意思。


生完小孩後一開始還會自己擦擦指甲油,後來發現有了小孩後擦指甲油到乾這段時間真是有夠麻煩,都只能趁小孩睡著後躲到廁所開抽風擦,深怕一點味道被小孩吸入,畢竟指甲油多少會有臭味,於是從今年開始,我便邁入了光療的世界,然後就又…戒不掉了,哈哈哈~~~~~

其實這篇文章早就想寫了,但因為當時還在那兒做,很怕會有廣告嫌疑,現在因為搬離那附近也不方便再去做,就來分享一下做光療的經驗吧!

一開始也是需要尋尋覓覓的,話說要找到麻吉的美甲師是很困難的事,先說說不好的經驗,但就不提店家名稱了:

壞經驗一、美甲師還不熟就瘋狂想刺探隱私令人不舒服
壞經驗二、光療指甲做得凹凸不平,而且還把我的指肉剪流血
壞經驗三、吹捧自己好厲害,結果線亂畫,包一堆毛屑在指甲感覺很噁

一度覺得好灰心哪,可是以前幫我做的美甲師在台北有點舟車勞頓,後來上網爬文找宜蘭的羅東地區有沒有值得推薦的美甲店,看了幾家,決定隨便挑一家沒做過的,叫「姍朵菈藝術美甲」,看到有Line可以連絡就衝了,一開始我還以為聯絡的只是員工,還很機歪的要求請給我一個不愛聊天的美甲師(被壞經驗一嚇到),後來才發現用Line的就是老闆本人,話說老闆本人我看過她的作品,也是很厲害的,雖然我沒被她做過但她人很nice也很熱心。

再說回來,老闆一定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怪要求吧,整個很像怪咖行徑,於是老闆指派了當時店內唯二的另一位,也就是之後一直做我的美甲師─思岑給我,然後從最一開始的經驗就很好,也沒有把我弄痛,基本上我們很合,因為我們對事情都有點完美主義,所以好像也沒遇過做完覺得不OK的狀況,而且思岑整個很好聊,還跟我一樣愛交流鬼故事(誤),重點是她絕對不會亂問一些很沒禮貌的問題。

但我必須誠實的說,如果是希望快!快!快!的人就不適合找她,因為她會很細心的做,所以時間不可能快到哪去,如果是希望一個小時就能卸+做的人真的不要考慮。敢寫這篇是因為她現在也離開姍朵菈,而且自己開起了工作室,因為是開在蘇澳,又更遠了~~~~~只好含淚與她道別,先來看我們幾面之緣下來的作品吧!

這張是剛好那時店家在特價的款式,只要$999覺得蠻划算的,因此有比較花俏一點,但還是以我偏好的粉色系為主,手的部分一、四指有畫花,單色的指有貼鑽和珠珠,腳則是一三指有拉出很潑墨畫的線條,每指都有貼鑽和珠珠。

1.JPG

下面都是以法式光療為基礎延伸的款式,我個人非常獨鍾法式,並且喜歡清淡的粉色調,所以做出來不會太花俏,都是簡單清爽型的。

這張是雙層桃紅+白的法式,中間有拉銀線。

2.JPG

這張是純白的法式下面貼蕾絲貼紙,沒有做多餘的顏色是因為這次的作品是要帶出國的,就是為了去大溪地BoraBora拍偽婚紗,不加別的顏色才百搭。

3.JPG

這張有點是以白、淡粉、淡藍組成的幾何紋路,做回家後老公說:「這是Emilio Pucci風嗎?」被他一說害我覺得整個指甲都高貴起來 😛

4.JPG

發完這篇文我就要立刻用Line向思岑道歉了,對不起之前一直騙你,但我不想被你發現我有寫部落格阿,因為我們第一次見面聊美食的時候,你說現在有些人吃個餐廳也挑東挑西的,我立刻想到我經常在食記裡挑東挑西的,打死都不敢說自己有寫部落格拉!連出國都不敢說自己去大溪地硬要瞎掰,畢竟我有寫遊記,怕她萬一哪天不小心估狗到我的宜蘭食記會發現好像是我。(會不會太高估自己~我是什麼咖~)

總之,以上就是我在宜蘭的光療經驗,目前在新地方,又經歷一次超恐怖經驗後終於找到合拍的美甲師,一樣的,除非我哪天搬離那個地方,不然避免廣告嫌疑我是不會先寫出來的。

至於思岑現在自己開了工作室,叫做「Paws貓爪美甲美睫Studio」,一樣有開FB專頁,有興趣的可以點上面工作室名稱的連結,只能說她勁每麥拉!住蘇澳的捧由以後也不用跑太遠了。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