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天在Sunset Beach享受最後的陽光時,到了中午我們猛然想起,不是應該中午check out嗎?可是怎麼沒有收到任何通知,連帳單都沒收到?回到水上屋撥通電話詢問,得到的回覆是:「你們訂房訂到兩天後,總共住七晚不是嗎?」意思是說可以再多白吃白喝兩天兩夜囉?說真的,我當下很想立即與新航連絡更改機票,不過想也知道機票要臨時改成兩天後實在太冒險了,只好請四季再次確認。五分鐘後電話打來了,果然是他們的系統弄錯了,不過水上飛機四點才飛,所以我們下午三點再離開房間即可,另外在島上參加自費活動以及吃吃喝喝的帳單,會立刻請人送過來。

如果為了這樣子check out的小事我要特別寫一篇文章,那就大錯特錯了,接下來才是他們犯的不該犯的錯…下午三點我們坐上前來水上屋裝行李的buggy,回到大廳的櫃檯結清帳目,並等待其他一同搭乘水上飛機的遊客。

IMG_8726

每一件行李送上前往水上飛機的遊艇時,都會再次核對姓名、房號,並綁上姓名吊牌,接下來即將前往的是第一天抵達就見過面的Four Seasons Kuda Huraa,由於水上飛機晚上不能飛,可是新航回程的飛機卻是晚上十一點多,這麼久的等待時間實在過於漫長,況且機場或首都並沒有什麼好逛的,所以我們當初下訂的包套行程,是在最後這天下午搭水上飛機飛到離機場較近的Kuda Huraa島,在那兒享受、閒晃,直到用完晚餐後,晚上約八九點才會搭乘遊艇回到機場。

在水上飛機沿途又經過了幾個不知名的渡假小島。

IMG_8742IMG_8761 IMG_8762

水上飛機飛著飛著,降落在一個浮台附近,只見有工作人員將飛機門打開,但沒人下飛機,沒聽見有人說這是哪一站,也沒人叫出任何名字要下飛機,再次回頭門又關了起來,飛機帶著我滿腹疑惑再度起飛,飛機起飛後沒幾分鐘,我竟然看見首都馬列和機場了!(驚)

我們隨著機上所有人一起在機場島下飛機,第一眼便看見穿著Four Seasons制服的人員,我們上前詢問關於飛到Kuda Huraa的事情,Four Seasons的人員問完我們的名字後,也驚訝的說我們應該要去Kuda Huraa,不是回到機場啊!他問我們剛才是否有中途停一站?那站就是前往Kuda Huraa的水上浮台。

這下我們真的傻眼了,完全沒人叫我們下飛機啊!更沒人告訴我們中間停的那站就是前往Kuda Huraa的點,畢竟水上浮台是供鄰近各飯店停機共用的,並不可能標示任何關於Kuda Huraa的字樣,我們只知道還在飯店時,飯店人員說水上飛機是飛往Kuda Huraa的,壓根沒提到Kuda Huraa只是中繼站,終點站是機場啊!我們毫無頭緒的問機場的那位接機人員,他立刻打電話到Kuda Huraa問怎麼一回事,回覆是:Kuda Huraa有到浮台來,可是只看到行李沒看到人,所以只好把我們的行李運到Kuda Huraa,就這樣。(囧)

什麼叫沒看到人?叫一下名字很難嗎?說一下這站是Kuda Huraa很難嗎?水上飛機能有多大?還不就只能坐十幾個人而已,沒找到人怎麼會把行李就這樣運到Kuda Huraa?這下可好了,我們人在機場島,行李卻在Kuda Huraa,本來還期待到Kuda Huraa玩完後的晚餐前,可以再做一次梳洗,畢竟水上飛機沒有空調,我們又再一次全身黏膩衣衫濕透了,而且,當場沒有任何辦法可以馬上把我們送到Kuda Huraa,我們唯一必須接受的事實是:到登機前都要一直待在機場島了。

當接機人員準備裝沒事的想離開時,我怎麼想都覺得不對,當初付這筆包套的錢,本來就包含到Kuda Huraa玩+洗澡+晚餐,在馬爾地夫Four Seasons兩個人一餐吃下來都兩三百美金跑不掉,那這筆錢又該怎麼算?何況這次很明顯是他們的問題啊!所以我拉住接機人員,開始不太爽的抱怨起這些點,覺得再怎樣四季應該要處理一下我們的狀況,至少我們多付這筆錢是為了到最後能再好好洗個澡+晚餐,錢早就付清了,這筆錢四季不能白白A掉啊!

接機人員只好打電話回到最後我們住的Landaa Giraavaru,經過一陣我聽不懂的當地語言後,他說,在機場島有一間、也是唯一的四星級Hulhule Hotel,那裡有讓短暫停留機場的旅客購買的包套內容,有洗澡的、也有吃飯的,我們可以去那邊休息直到晚上九點,在Hulhule Hotel的消費請我們留著收據,之後可向飯店報帳領錢,至於Kuda Huraa會在九點左右用遊艇將我們的行李運來。

在千萬個不願意還是得願意的情況下,我們重拾心情搭乘接駁車前往Hulhule,畢竟兩年前來曾過境機場島在Hulhule住過一晚,以短暫停留的標準來看待,印象中還算可以囉!

 

◎更多內容請參考:目錄篇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