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點二十的班機,接下來兩天,要不停的飛行與轉機,盡管是淡季、經濟艙、一下南一下北的亂飛航線,機票金額仍高得讓人內心直淌血。雖然我是眷屬的身份,但沒有任何額外補助,當然機票錢也要自費,單程機票全程經濟艙被代為處理的中間人告知一個人要價七萬多。

首先在旅行社和此行負責連繫的中間人兩方的好心建議下,我們在華航櫃台check in時,將行李「直掛」到聖多美。第一站將從台北飛3小時到曼谷等待轉機,機上的第一餐是魚肉飯,除了難吃,找不到第二個形容詞。曼谷機場最大的特色就是這拱型的建築,老公說他有在機場官網看到,我馬上拍下來留念。

第二站從曼谷飛往荷蘭阿姆斯特丹,這段航程的飛行時間是12小時,飛機上沒有個人螢幕,唯一能期待的就是被餵食。在機上吃了兩餐,第一餐的豬肉飯是糖醋豬肉,比飛曼谷那餐好吃一點,飛機餐真的無法要求什麼,甜點是娘惹糕,小小安慰了我的心靈。

第二餐是到達阿姆斯特丹前三小時供應的早餐,這餐應該是最好吃的一餐喔!有水煮香腸、厚厚的煎蛋捲、馬鈴薯和炒洋菇,還有好吃的綜合水果口味優格,無聊的飛行途中,有食物吃會讓時間過得特別快。

在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機場,我們有三個多小時的等轉機時間,出發前有先研究,史基浦機場有兩大特色,一是機場內有國家博物館的小小分館可免費參觀,二是機場內設有CASINO,憑機票就可以入場試試手氣。下圖是在機場內做出整個機場外觀造型的樂高模型。

國家博物館分館的一樓是紀念品部,旁邊有個小樓梯可以走上去參觀。

博物館的分館比想像中還小,只有左右兩排畫,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替換作品,此次展出的主題是17世紀的「黃金時代」,裡面有附上簡體中文、日文、英文的導覽,對每件作品都有詳細的描繪,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幅由錫釉陶瓷拼貼而成的作品(下圖最右),磁磚在荷蘭使用相當盛行,紀念品店也看到不少磁磚造型的商品。

機場內的CASINO也是不可錯過的,話說十賭九輸,我們決定在外面看一看就好。

最後買了荷蘭的特產點心─STROOPWAFELS,中譯有很多說法:荷蘭鬆餅、荷蘭焦糖威化煎餅,長得像鬆餅,質地介於餅乾和鬆餅之間,咬下去會流出糖漿,帶點焦糖與肉桂香,甜度相當高,嗜甜螞蟻一定很愛,可惜我不是,適合當成下午茶,一口餅配一口茶比較剛好。

第三站是從荷蘭飛葡萄牙里斯本,航程3小時,飛機DELAY了將近一小時,這段飛行搭的是葡航,從歐洲飛聖多美的班機只有葡萄牙有,所以再怎麼轉機,最後一定得經葡萄牙喔!

飛里斯本的班機小小一台,第一次坐這種小飛機呢!只有左右各三個座位,設備也很簡陋,小飛機起飛和降落傾斜與晃動都很刺激,三個小時的航程只有一餐算小點心,烤焦的麵包夾火腿、起司,和一個杯子蛋糕。

到里斯本才是此段飛行最痛苦的一段,因為我們即將要度過七、八小時的漫長等待,原本出發前還計畫著要到里斯本市區走走,真正到了里斯本,才發現不只因時差而疲勞,我的腳跟也走到磨出水泡了,小腿腫、腳底痛,還不時感受到我的頭皮散發出恐怖的油味。

我們先找家餐廳用餐,一盤不太新鮮的海鮮飯:十歐元。


老公看著我吃與述說心得後,決定到斜對面吃比較便宜的麥當勞套餐。


這時的我,已經累到眼睛快張不開了,老公幫我找到一個有長鐵椅的角落,我將就的蜷曲在上面小睡一下,才睡半小時就被冷醒了,鐵椅把我的體溫導去大半,醒來後直打哆嗦。找家店面、點壺熱紅茶暖暖身子,由於有低消限制,又加點了兩瓶水。

好不容易捱到深夜,我們來到候機室,候機室離機場主建築有一段距離,看起來比較新,裡面設備和環境也很不錯,早知道就早點進來等了。最棒的是,候機室有專門讓人小憩的躺椅,我們開心的在躺椅上抱著包包又睡了一個小時,搭上再度DELAY的飛機,終於…是最後一段了。

依然是搭葡航班機,這次的飛機比阿姆斯特丹飛里斯本大得多,但位子卻也相對比較窄,我不算高,膝蓋卻會頂到前面的座椅,唯一的好處是我們被安排靠窗的三人座,一路上可以半坐臥的橫躺。原以為飛聖多美的都是當地人,沒想到歐美臉孔v.s.非洲臉孔幾乎是1:1,很多全家出動的大家庭,想必是來旅遊度假的。這一段航程共六個多小時,吃了兩餐,這兩餐都意外的美味,打敗了之前吃的所有餐點。

清晨六點左右,經過幾次旋繞,飛機平安降落在一片空地上,這天天氣很好,走出機艙,隔著老公的大頭看見晨曦,「OH YA!我們終於到了!」我在內心激動的大喊。

這篇是第一次在聖多美傳照片,儘管照片已縮淂很小,仍要傳非常非常久,網路也不時斷線,我想應該是很正港的數據機時代撥接速度吧!

P.S.
我的行李並沒有跟著行李轉盤出來,不見了!當天葡航又剛好電子系統大當機,從此我的行李浪跡天涯,在四個月後才找到,我等於過了四個月無行李家當的不文明生活….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