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是陰天,一到餐廳就開始下雨,
不過雨勢不大、下比較久,大概一個多小時才停。

早上坐BUGGY遇到一個小帥哥,
他跟我們說,如果我們以後再度重遊這裡的話,
O&O會送上「很特別的禮物」給我們,
是什麼呢?我不想問,等有機會重遊再當作驚喜吧!

這天主餐我點
Khao tom – Thai rice congee chopped chicken, ginger, spring onion, poached egg and coriander
“Khao tom" 唸起來就像「高頓(粥)」,
強調是健康的低GI、低熱量早餐,
是泰式稀飯,有雞肉、薑、青蔥、胡荽,
還有一個大大的半熟蛋包,
附的沾醬跟前一天我點的"Kai jeaw“一樣,
是很台式口味的醬油,通通拌在一起很合胃口。

老公主餐點
Belgian waffle with O&O roasted pineapple, pineapple shavings and mango cream
鬆餅的感覺比一般吃的薄一點,
不過外皮很酥脆,像在吃厚煎餅,
醬汁是用鳳梨加芒果調成的的,
鬆餅上黃色圓圓的薄片是烤鳳梨乾。

吃完早餐我們叫了BUGGY,
想想不要浪費住水上屋可以直接浮淺的優勢,
直接去DIVE CENTRE借蛙鞋(呼吸管、面罩自己帶了)。

這次的BUGGY等超久,
久到主餐廳前已經聚集出人潮了,
有人乾脆放棄等待用走的回VILLA,
有個女生用很正統的北京腔問我(她剛好像都在講韓文,可能有學過中文?):
「你們等一下要去哪?」看看能不能共乘,
我們上BUGGY後,BUGGY司機問她們要去哪,
那女生說要去167號房,她們中午就要CHECK OUT了。

喔喔喔~是167號房而且中午要CHECK OUT耶!

一回到VILLA老公馬上打電話給JEFF,
說有急事要找他,昨天整天都沒看到人影,
過了一下JEFF就出現了,
因為受到老公的一些言語挑釁讓我很不爽,
他要我自己去跟JEFF講,WHO怕WHO!

結果…以為只會聽到都嚕都嚕的我,
卻很意外的,言語完全可以通,(對老公用鼻孔噴氣)
JEFF是非裔人士,說英文卻沒啥口音,
個人覺得算這裡很標準的,
而且感覺很不像管家,整個是來聊天的,
我說是台灣來,他還問是不是台北來的,
他說因為他接過很多台北來的客人。

我跟JEFF說今天早上聽到有167號房要CHECK OUT,
順便抱怨一下昨晚被FANDITHA的重低音吵了整晚不舒服,
看能不能幫我們問問面西有沒有空房,
最好是167可以給我們,嘻嘻!

結果,十幾分鐘後他又出現了,
他說,面西的VILLA,包含167號房,
雖然有人要CHECK OUT,但都已經排定房客要進住了。
至於FANDITHA的重低音很吵,
他說已經聯絡那邊請今晚音樂調小聲一點。

後來又問他能不能隔天LATE CHECK OUT,
JEFF說可以,但是要加房價的15%可待到六點,
簡言之就是不能免費的意思啦!

跟他道謝後,老公照例要給小費,
結果JEFF竟然堅持不收,還蠻驚訝的,
去之前得到的資訊通通指向,
一定要給管家、整理房間、提行李的小費。

既然不用搬家到另一間水上屋,
我們就玩起來了,老公先試用新買的面罩和呼吸管,
先在樓梯附近晃晃,感覺OK再去浮淺,
結果發現面罩帶起來雖然緊,但就是會進水。

才玩一下就不玩了,水上屋附近才小魚兩三隻,
便開始示範如何使用甲板上的蓮蓬頭沖洗身體。

大中午老公玩水,我躺在躺椅休息,
撐開遮陽傘看海、放空、補充水分。

一邊跟老公聊起來:「我們這次也算順便慶祝結婚一週年吧?雖然晚了些。」
老公:「對阿,但有什麼特別的嗎?」
我說:「結婚一週年聽說是『紙婚』耶,超棒的!」
老公:「紙婚?棒在哪?」(他只聽過金婚銀婚)
我說:「我們的紙很堅固都撕不破阿~~~~」
然後我就看到老公在一旁偷笑暗爽做出得意狀。

老公玩得差不多後,架腳架在水上吊床自拍,
感覺來住水上屋就一定要拍一張這種照片,
結果就在我按了相機按鍵往吊床衝過去時,
發生了一件…慘絕人寰的受傷事件…

當我用右手扶著木板要爬上去吊床時,
我的食指,瞬間有種被針刺到的痛感,
照片是順利拍完一張了,但食指真的太痛,
感覺並不單純,請老公幫忙看,
才發現,有一根木屑扎進我的食指肉裡,
木屑還不短、扎得也不淺,
老公說這一定要用針來挑。

因為有深度,所以針不能只在表皮挑,
要把皮都先劃開到肉裡去挑,還要挑乾淨,
中間我一直哇哇叫,老公覺得我不相信他,
說要不然帶我去島上的醫務室給那邊的人挑,
既然只有二選一,醫務室的人一定比不上老公憐香惜玉,
還是給老公用好了,後來就擦藥、包著OK繃免得碰到傷口又痛。

挑完木屑還在想說,
要是真的去醫務室大叫痛一番,
搞不能因此凹到隔天的免費LATE CHECK OUT呢!
離開當晚發現…似乎可以,
早知道就犧牲一下食指被亂挖的痛。

傷口還隱隱作痛,
整個人突然憂鬱起來,
跑去坐在樓梯腳泡水裝憂鬱。

才憂鬱了十五分鐘,我就恢復了,
於是又跑跑跳跳要老公表演餵魚秀給我看,
因為裝憂鬱時發現腳邊有幾隻迷你魚游來游去。

後來冒出一隻大魚一直繞著樓梯打轉,
似乎在觀察老公在搞什麼鬼,
是隻很有戒心又心機重的魚,
繞了好久看老公沒有要吃牠的意思才乖乖的吃起麵包屑,
不浮起來吃,專吃慢慢沉下去的,
而且牠還會把遠來游來的三隻大魚趕跑,
只要有魚接近,牠就會直直的衝過去嚇人家,
搞得我們整個下午只看得到牠,都沒其他大魚接近。

終於把浴缸旁的大枕頭都拿出來丟在吊床上躺,
雖然仍是心驚驚,這次學乖直接一腳踏上吊床,
不要再扶著旁邊的木頭走下去了。

把落地窗的玻璃整個堆開,
坐在小客廳椅子拍沒有木條阻擋的海景,
正對面依然有個煞風景的某渡假小島。

上 / 下一篇文章